Life Log - April 2022

Last updated on:July 31, 2022

(Banner: 我许久未上的岛 · 去年春天的🌸)

💭 胡思乱想

春天一点都不好。

封闭至今,虽说每天都在侥幸中入睡、在迷茫中起床,但对未知的、没有尽头的非日常抱有无法消解的愤怒。

起初官方说外卖、团购渠道畅通,却又用「谁团购谁担责」来吓唬自救的群众。社区说为了安全,要减少购买非必需品,可是谁来定义什么是必需?

头两周之后认清现实,开始重新审视周围的一切。要我说,满足我生活所需的都是必需品。今天冰箱塞满明天油盐酱醋会不够,一个月过去纸巾和卫生巾迟早用完。心理疏导帖总让人放下手机远离信息源,仿佛什么都不看饭菜就会从天而降。

确实也降了一些,比如发霉而被召回的酱鸭。

第一次发物资还很开心,因为是没法囤货的蔬菜。后两次发了米面油,觉得这小区还能过日子。再后来因为专心工作,没看到下楼领物资的通知,被老阿姨敲门大骂,我的生气阈值也日渐降低。我本可以自己花钱,在需要时买到任何我想要的,怎么这点廉价的施舍还要感恩戴德?保障民生是基础,难道发几斤大米就可以无止境地关人禁闭?

再说,我能靠这些物资勉强度日,只不过是因为我还算个「合格」的用户——和朋友合租,有条件下厨,工作影响不大,也会想办法从不同渠道买东西。可是没锅具的人怎么办?一间屋子住六个陌生人怎么办?举步维艰的残障人士怎么办?疾病缠身求助无门的人怎么办?

「最小的代价」不只是经济数据,活生生的人要如何计算?

唯一积极的变化是因为(被迫)自己规划三餐,每天12点自动起身进厨房,把在线状态改成Cooking,慢慢改变了二十多年来乱七八糟的饮食习惯,肠胃也好了许多(但还是很讨厌水果)。

与之相对的,精神补给处于极度缺货状态。

两年前纷纷取消巡演的乐队,如今陆续在世界各地开启新的旅程,胡子男宣布Arena Tour收官后,我才看到他们足足开了48场。友邻抵达东京开启新生活,多彩的、正常的生活,光是看着就由衷地为她们开心。

所幸我在这不大不小的陋室里也还没丧失寻找快乐的勇气。

春天一点都不好,但还是有值得期待的事在夏天等我。

自动回复:谢谢关心,拒绝怜悯,懒得讨论,欢迎一起骂。

🔢 本月数据

  • 上班19天
  • 核酸7次,抗原21次
  • 下厨30天(因为囤货,餐饮支出并没有减少,咖啡占比甚至创下新高,但聚餐支出为0)
  • 读书19本(被工作绑架你就眨眨眼),漫画7本(打游戏太影响我看漫画了←_←)
  • 追剧3部,完结1部,弃剧2部,电影3部,纪录片2部
  • 买了10个游戏~~

📚 本月在读

微信读书 2022.04

从设计伦理延伸到技术伦理,许多案例在不同的书中反复出现。读的时候有些激动,甚至同步在脑海中翻译(打住——)。读书笔记写着写着发现太多了,我决定另起一帖……(掩面

先记录一些文章:

含义不明的「新」词汇假惺惺地关照着大家的生活,人类的机械化与机械的低幼化同时上演。

从两年前骂留学生的「千里投毒」,到今年春节的「恶意返乡」,再到以动物符号指代小区中的感染者。用「相对静止」代替封控,用「无害化处理」粉饰虐杀。还没明白什么是「社会面清零」,只感觉自己早已不属于「社会面」。

无法忍受语言的滥用。无法和不尊重人的人类交谈。

总是会想起《第三帝国的语言》:

煽情总是很可疑的

人大RUC新闻坊的数据报道做得很棒,这篇文章详细梳理了封控期间物流的困难——不顺的快递各有各的不顺

好消息是今天收到了24号下单的厨房用品:橡胶手套、抹布、百洁布、垃圾袋,堪称江湖救急。没想到「一周就收到」也会成为一种夸赞。想找关于城市物流的书,但还没找到。

方老师在Newsletter中简单梳理了抗疫策略的多个方面,不过社交媒体怕是连最基本的理性讨论都容不下。

罢了罢了,反正我也只会阴阳怪气;)

正直不動産 (2022)

🎬 本月在看

吃饭时看《孤独的美食家》望梅止渴,想念日本的乡间小路。

还看了脂肪纪录片和蔬菜纪录片,想念食堂的肉菜蛋奶。

孤独のグルメ (2016)

四月新剧陆续开播——大部分看着不像能让我坚持到底的样子,小部分已经弃了。

但日语还是得继续学。万一呢。

依然在翘首期待更新的是『正直不動産』和『村井の恋』。前者在老梗(说不了谎)的包装下认真普及房产知识,后者在奇怪的禁断氛围里直击(乙ゲー苦手的)阿宅内心。

村井の恋 (2022)

两者的合力作用的结果是……我在某个等核酸的早晨打开B站/JUMP/任天堂官网,开始搜索各种策略游戏。

一周后发现卡里少了一千块。

🎮 本月在玩

↑这之中的大头是买了友邻推荐的《三角战略》,一方面听闻剧情丰富(真·故事中间插战斗),一方面寻找俺推代餐(也不知道他几时出现)。

由于这部体量很大,工作日不敢投入玩,我就先在B站搜索NS上的战棋游戏,买了亿些别的,比如下面这个↓

头两局胜利时:果然排兵布阵既烧脑又有趣,比乙ゲー沉浸多啦。

屡战屡败之后:为什么下班还要动脑?谁给我的勇气玩战棋?是希尔凡的花言巧语吗?

是大兄弟的不离不弃(CV.Tossy)

另外虽然讨厌运动,但还是购入了Nintendo Switch Sports活动筋骨。就是怕甩手撞到桌子。

六月有几个(一看就打不通的)新游戏发售,希望能尽快回到买卡带的日子。

🎧 本月在听

清华大学产品社群的播客『灰度上线』聊到互联网产品和中老年人的相互适应:

灰度上线 #12

RUC新闻坊也有一篇关于疫情中的老人的报道:

第一财经的『商业就是这样』聊到超级城市的运转,从蔬菜、冷链、天然气、就业和医疗五个方面列举了一些数据:

商业就是这样 #59

节目中提到一财去年的一篇文章:

与其说讽刺,更多的是失落。某几个晚上想找些关于智慧城市的新书,却在对照新闻时第一次对「城市」的功能产生了怀疑。喜欢谈论世界的「连接」,可是眼前只有停发的快递、封闭的楼栋、肮脏的隔离点、无处可逃的高速。或许《扫地出门》才更符合语境。

不过我摊牌,我也不是什么播客都想听。日常已是苦难,聆听苦难变成了雪上加霜。

聊不感兴趣的书不想听,聊感兴趣的书懒得再听一遍。聊我没玩过的游戏我听不懂,不懂装懂地聊我喜欢的漫画反而会让我暴躁。

去年还津津有味地听传播学或语言学节目,现在几乎是要绕道走。不是不喜欢,也不是因为都懂,而是有一种「反正说了也没用所以懒得参加讨论」的疲惫感。

『各站停车』是一档以语言为中心的节目,他们最近聊了一期微博热搜:

各站停车 #44

但我也不想听了。如果说以前还想拿传播学理论分析,现在想说的就只有:

It’s all fake. Fuck propaganda.

💡 What’s next

在准备六月的workshop,发现市面上的大型workshop都……好贵啊。

构思->制作材料->测试->实施的过程充满未知且时间紧迫,不过总体是个有趣的挑战。喜欢的事总是有趣的。

但是放假了就不去想它。

顺便贴几个UX Writing介绍贴(← 虽然不是主业)


本月的鱼就摸到这里

2022/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