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Color is Your Parachute?

Last updated on:July 1, 2022

你的降落伞是什么颜色

(Banner: AB)

Introduction

去年年初,阿光同学正要换工作,提到她在别人的推荐下读了《你的降落伞是什么颜色》

我一般不看所谓的成功学,但出于好奇也去找来这本「跳槽圣经」,没想到看完之后……变成了我在到处安利。

书中的自我盘点章节有一个「花图练习」,即通过不同角度的盘点进行自我探索,并且对找工作时看重因素的优先级进行排序。

这是个非常理想化的练习,因为求职过程中会经常有人说「事事如意是不可能的」。如果一份工作能满足大多数要求,那这个人不是能力超群就是撞上了大运。

但它无疑是有用的,做完之后会对自己的能力范围有更清晰的界定,对周围环境的判断也更有理可据。

工作之后也会偶尔想起这几个维度,可以把它作为衡量工作状态和生活满足感的一种体系。

花瓣1:我喜欢共事的人

从最喜欢和什么人工作的这个角度描述你是谁,或者和哪些人一起工作——年龄、地域、面对的问题、残疾与否——你最愿意帮助或服务的人群。

职业指导专家约翰·霍兰德调查出劳动力市场的六种人际环境,分别是实用型、研究型、艺术型、社会型、企业型和事务型。根据他的理论,每个人具有六种类型的三种特质。你倾向的三种人际环境,构成了你的「霍兰德代码」。

我大概是属于研究型+社会型+事务型。

霍兰德职业兴趣理论

我喜欢和聪明人共事,准确地说是聪明又有趣的人。沟通起来不用绕弯子,也不会因为很基础的事情浪费时间。同样地,在别人给我布置任务时,我也会先多动一下脑筋,看看能不能解决问题,能不能多想一步。

其次是「多样性」。大家出身都很优秀,但专业背景不一样,除了本职工作之外擅长的技能也不一样。经理常说我们组的同事是在「打组合拳」,能从不同的人身上学到不同的东西,这点从入职第一周听大家给我补习时就深有体会。

工作重心的不同也让我看到更多职业发展的可能性。(不仅是周围的同事,有时候也会观察国外同行的career path。)从入职两三年到五年、十年、十五年,每个阶段都有role model,能让我看到他们具备多少技能、承担多少责任。有句话说「你无法成为你没有见过的人」,这种「可能性」是在打着「平均年龄95后」旗号的公司看不到的。

最后一点是相互认可。大到某个项目发布时的credit,小到平时在Studio内部的宣传,大家会照顾到其他人的存在感。细节的举动往往让人感觉很好。

花瓣2:我喜欢的工作环境

从最喜欢的工作环境描述你是谁——室内/室外,小公司/大公司,严格/宽松,有窗/无窗等——因为工作环境影响工作效率。

这部分实际是在问「在何种环境下你的工作效率最高」:某些工作环境能让人发挥工作潜力,某些环境却不能,

传说天花板高的地方有利于激发创造力。去年采访UI content小组唯一的开发,他说他路过Studio时很羡慕,觉得和他们的工作环境很不一样。虽然我本人创意能力不太行,但办公室的空间布局让我非常舒适。有求必应的书架更是锦上添花。

习惯了升降桌和传说中的人体工学椅,回到自家房间里总觉得坐得不舒服。考虑到在家办公的时间,有机会申请到公租房的话,希望能买一个升降桌。

食堂改版之后没有刚来的那会儿好吃了,所以大家现在都去改版的小绿。我原本不太和别人一起吃饭,高中到大学基本都是一个人去食堂,这样速度比较快。现在习惯了三四个人一起吃,排队的时间聊聊天也能促进沟通。组团买咖啡就更好了。

最后一点是园区的环境,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会在饭后绕着园区散步。我住的地方离公司不远,但从家到地铁站、从地铁站到公司都有一定的距离,可能地铁两分钟,前后走路20分钟。不想走路的时候,下班可以坐班车到地铁口;想走路的时候,甚至会绕道去买一杯Manner再来上班。

花瓣3:我喜欢的可迁移能力

从你能做什么,或者最喜欢的/可迁移的技能是什么,来描述你是谁,找到你最高效的方面。

「可迁移」是指在不同领域都能用上,不仅要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更要找到最喜欢使用哪些能力。作者把「可迁移能力」分成三类:人际能力、处理数据能力,或者处理事务能力。

可迁移技能

首先当然是语言和写作。

我对这两者本身谈不上有研究,只不过对在我掌控之下的文字会保持敏感,甚至有种吹毛求疵的执着。

新闻写作和技术写作有一些共性:

  • 要想清楚读者是谁
  • 遵循一定的Style guide
  • 有自己的Voice & Tone
  • 强调Accuracy & Clarity
  • 注重Inclusive language
  • 结合图像、视频等多媒体来传达信息

我也希望掌握一定的技术,不一定是复杂的编程,但至少包括提升工作效率的工具、技巧,工作任务的追踪管理,以及快速找到所需信息的能力。

在学校里最喜欢的课是数据新闻。一是因为我胆子小、害怕冲突,那些需要预设立场、寻找矛盾点的新闻热点会让我很有压力。二是因为我讨厌虚假信息和错误信息,因此也做不了意识形态的宣传、扭曲事实的公关。

而数据是实打实的。尽管人们可以选择性使用或忽视一些数据,尽管统计学和可视化都存在陷阱,但数据总能揭露并证明一些事实,也符合前面研究型+事务型两种维度。

技术写作要更为严谨、苛刻,甚至死板,成品从格式到内容都和新闻不一样。但如果需要进行内部采访、撰写宣传博客,在学校积累的知识就可以信手拈来。制作内部课程时,网课的经验也能派上用场。

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喜欢在什么地方使用这些能力。

假如让我去做病毒营销的短视频,我肯定会因为讨厌而不想做。但如果Skill小组要把分享会做成音频,那我可能就会试着捡起Podcasting课的技能。

前段时间听公司一些国外的Content Designer分享他们做作品集的经验,发现分享个人网站的四个人无一例外都有新传背景。这属于必要的自我梳理和展示。我仍然没什么作品,但会多留个心眼看看有什么可能成为作品。

花瓣4:我的目标或使命

从目标、使命和意义角度描述你是谁。或者,也可以同时,描述你期望未来服务的公司有什么样的目标和使命。

人生的目标和使命不是个简单的问题。即使我们知道怎样的公司「肩负着某种使命」,让我们愿意为之服务,也并不意味着我们适合为之工作、有机会为之工作。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想为怎样的组织服务。企业社会责任(CSR)不仅仅存在于企业通稿当中,大众内心自有杠杆去衡量。我不擅长说谎,如果我讨厌某些大厂旗下的业务,讨厌它们带给社会的危害,不可能心甘情愿为它们干活(更别说加班)。

借用谷歌的话说就是:Don’t be evil.

目标与使命

去年和阿光聊起工作时,她说听起来和她对我的印象不太一样。我想确实也是,但这样说不定更好。

「做让你享受的工作,把你真正热爱的事物留给业余生活」,简老师的忠告至今萦绕在耳边。我同意理想的工作并不等于把兴趣爱好变成主业——要是做图书编辑或者漫画运营,我一定会开始害怕甚至厌倦。我希望行业前景和个人发展是并存的。

我们在解释自己为什么想学某个专业时,总会有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我学语言的理由:想快速接收到真实的、一手的信息。

我学翻译的理由:想把信息准确地传递给看不懂的人。

我学新闻的理由:想亲自将某些事实报道给普罗大众。

而我司设计语言背后的哲学是「Build Bonds」:

We believe the purpose of every design and every designer is to guide, to lead, to provoke, to provide, to progress, and to move people forward both emotionally and functionally. Through big transformations and day-to-day tasks, we help them get from here to there to deliver peak professional performance and smarter business by design.

去年和外国经理开会时,问他我的工作最需要掌握的是什么,他说是如何让(在古老主机上工作数十年)的人愿意去接受Cloud、理解Cloud,因为云端没有实体的那些概念。有点像让马车上的古人学开汽车,让爷爷奶奶学习使用智能手机。如果长篇文字让人望而却步,也许视频的效果更好,这就是内容策略。

如果说有什么不变的理念,那就是既然无法亲手建造城堡,至少可以成为可靠的桥梁吧。

花瓣5:我喜欢的知识、兴趣、主题

从知识层面描述你是谁——你喜欢的知识、感兴趣的领域。

这部分既包括过去已经熟悉并且乐于谈论的主题,也包括未来想要学习的东西。

写下这10个问题的答案:

  1. 你最喜欢的、愿意为之花费很多时间的嗜好和领域(如西班牙语、园艺、计算机、法律、物理、百货公司、医院等)。

    • 语言翻译
    • 新闻传播
    • 城市建筑
    • 信息科学
    • 文学文化
  2. 你最喜欢谈论什么?问问自己,如果你和只能说一定话题的人困在一个荒岛上,你最祈望他说哪个话题?如果你和一个人只能谈论两个你喜欢的话题,那你希望是什么?如果你和一个专家夜以继日地谈论一个话题,那是什么?

    什么都想学一点,但什么都没有了解到可以夸夸其谈的程度,所以我还是不说了。如果可以听专家讲,希望对方可以教我日语口语。

  3. 你最喜欢读什么样的杂志文章?我问的是什么主题,你特别对杂志上的哪方面的报道感兴趣?

    我最喜欢《第一财经》里以东京为基地的「未来预想图」,买了它们出的每一本MOOK。还有分析城市数据的「新一线城市研究所」,不过有许多人质疑这个榜单华而不实,名列前茅的城市并没有太多好的工作机会。

    想订阅小鸟文学,但是太贵了……

  4. 你最喜欢读报纸上的什么样的文章?报纸上什么样的专题你会最感兴趣?

    各大国际媒体的数据新闻部门;Bloomberg Citylab;以及前年开始关注一些游戏媒体。

  5. 如果你去书店,哪部分图书你会去看?哪里让你着迷?

    必逛的专区是亚洲文学和社会纪实。至于电子书,让我着迷的是搜索的过程本身。

  6. 什么样的网站会让你趋之若鹜?什么样的主题吸引着你?

    最近围着设计打转,听得最多的也是设计类的播客,喜欢偷窥记者和设计师的个人网站。

  7. 如果看电视,是个游戏节目,你会选什么样的主题?如果是个教育节目,你会停在哪个主题上?

    任天堂是世界的主宰~

  8. 你会选择课程表里的什么样的课程?哪个主题最吸引你?

    想学的知识一直在变啊!

    ↑能说出这句话的我自己是不是也很棒呢。

    小时候只想学德语,本科时对新闻传播产生好奇心,研究生时又开始疯狂打代码网课。虽然每个领域都是一知半解,但看书看懂一点点总归很开心。

    简老师的另一条忠告是「要给自己空间去改变和拓展新兴趣」,在各种书单间蹦来蹦去的我大概可以和她隔空击个掌。港大近年开设了Master of Social Sciences in Media, Culture & Creative Cities,可以说每个单词都在我兴奋点上跳舞💃🏻。

    正在重点学的:

    • UX Writing
    • Information Architecture
    • Data Analysis & Visualization

    近期计划学的:

    • Web Analytics & SEO
    • Service Design
    • Chatbot & Sound Design

    未来企图学的:

    • Design Tools
    • Game Localization
    • Digital Humanities
    • 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因为我很贪心~)

  9. 如果你梦想写本书,是不是你或者他人的自传?你会写什么样的主题?

    传记达咩🙅🏻‍♀️!读传记类作品总是很困惑,人们是怎么记得自己多年前说过什么话的?

    写书门槛很高,何况我玻璃心,不喜欢写的东西被人诟病。但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能翻译一本领域内的专业书。因为大多专业书的翻译真的很烂。

  10. 在生命中的大多数时候,当你开始专注于一个任务而忘记时间时,会是什么样的任务或主题?

    这题我会,不就是心流嘛。为喜欢的作家做翻译时,我会一口气敲键盘几个小时,但还没遇到给我稿费的机会。最近让我忘记时间的要属《风花雪月》,常常一抬头已经第二天。在这看剧都需要三倍速的年代,任由时间按原本的速度流逝是很奢侈的事情。

花瓣6:我期望承担的责任和薪水

从期望的薪水和责任范围描述你是谁——独立工作,或做团队成员,或管理别人,或自己开公司——根据经验、个性、喜好,觉得哪个最适合自己。

  • 在理想职业里,你想做哪个级别的工作?

    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总得按部就班地前进吧。

    首先要建立对产品的所谓Ownership意识,参加小组活动要负起应尽的责任,与同事之间互帮互助。目前大多与国外对接的会议有师傅们罩着,技术概念也还没有完全掌握,还是会经常担心自己跟不上。

    小时候当过好几年班长,但好像越长大就越不喜欢做领导。曾经喜欢的吉他手说过一句话,「比起龙头,我还是更喜欢做龙的身子,虽然是二把手,但是是很强的二把手。」

    最近被问到要不要试着co-lead UI content workgroup,第一反应还是要答应看看。既然是我喜欢的领域,有一些迫使自己前进的压力倒也不坏。

    也许再成长几年,我的胆子会更大一点吧。也许到时候会出现不得不承担的责任。到时候再看吧。

  • 你期望挣多少薪水?

    ……那当然是越多越好啊。

    不过如果巨额工资意味着身心疲惫,我还是倾向于安逸一点。工作是为了有钱享受生活,没时间享受不等于白费了吗。

    很久以前看到说,房租最好不要超过工资的30%,如果留在香港恐怕达不到吧。至少现在衣食住行无忧,我已经很满足了。

  • 非金钱福利

    谢谢Udemy,谢谢O’Reilly,谢谢Adobe。

花瓣7:我喜欢生活的地方

从最喜欢的地理位置描述你是谁——国内/国外,温暖/寒冷,南方/北方,东部/西部,山区/海岸,大城市/小城镇/乡村,在哪里使你感觉最幸福,最有创造力。

最后一部分是「地理倾向练习」,通过列表法描述在不同地理位置的感受。列表法也是做选择是常用的套路,社畜茶水间常常有这样的求助帖。

印象深刻的一次列表分析是在高三保送前,我仔细考虑了复旦、北大、人大三所学校的利弊。最后一锤定音的是——我实在受不了北京的气候。当时英语老师还推荐我考虑北外,年级主任反驳说「当然要去综合性大学」,我很感谢她,毕竟我自由而无用。

我长时间居住过的地方不多。

城市 喜欢的因素 不喜欢的因素
杭州 - 江浙沪的一切优点
- 山水环境好
- 离家太近
- 不熟装熟的人太多
- 可选择的工作不多
法兰克福 - 房租不贵(也可能只是学生价)
- 交通枢纽,可以玩遍欧洲
- 自由
- 新鲜的机会
- 离家太远
- 买书不便
- 饮食局限
- 身份危机
香港 - 自由
- 暖和
- 方便买漫画和外版书
- 太贵
- 身份危机
- 居住空间压抑放不下书
上海 - 江浙沪的一切优点
- 活动多
- 机会多
- 朋友多
- 相对自由
- 相对不自由?

如果没有疫情,我原本会考虑在香港留一段时间。然而理想的媒体机会并不多,现实是IANG过期了也没能回去领奖学金证书。

如果没有疫情,我期望尝试工作或居住的地方还有日本和新加坡。前者意味着娱乐生活触手可及,后者拥有许多国际公司的亚太中心。

也就是只想想。

记得大一某次年级大会提到杭州,我说杭州挺好的,台上的人问:那你以后要在杭州还是上海工作?我说:要在上海,因为方便追星(笑),总之就是机会多一点。

现在喜欢的乐队来不了国内,我也没法飞去日本,疫情之前错过的演唱会让我悔恨不已。然而人们还是常开玩笑说,「众所周知,中国只有上海一个城市」:漫展也好,文具店也好,期待许久的蓝瓶也好,这里终究是离我喜欢的东西最近的地方。

前面提到我习惯一个人吃饭,可想而知以前碰到约饭会经常推脱,更不喜欢花钱参加不喜欢的聚会。但去年来上海之后,基本把能见的朋友见了个遍。年底和同事的几次聚餐都很开心,吃到人均两百多也不心疼。

称不上变得自信,但至少是更开朗了一点。

上学的时候我不太努力,空余时间经常拿来看闲书,曾经的一大顾虑是,会不会工作了就没时间看书了?

目前看来维持住了平衡,可以保证平均每天一小时,工作相关的书也读得津津有味。接下来也会思考,怎么把书里学到的东西应用到工作中去。

希望能早日拥有稳定的书架,以及能亲自磨豆子的咖啡机。

蓝瓶的 好喝的

2022/03/07